都知道我军在战斗中最擅长夜战,那么谁才是我


更新时间:2019-02-22

夺取青龙观的重担交给了274团,丁思林时任274团顾问长,接受任务后,丁思林带着参谋们对青龙观进行了为期五天的侦查摸排,促地,一个夜袭盘算在他心中蠢蠢欲动。

听起来过程还蛮简单,然而实际上异样难,甚至有可能在行军的过程中就浮现减员。摸到山顶的这个进程中到底怎么摸啊?当然不会是从正面摸,须要士兵在漆黑的夜晚悄磨叽儿的穿山越涧,用绳索、人梯来攀登峭壁,那时候攀岩多危险啊,悬崖陡峭黑灯瞎火的,一个失手就会跌下山涧,粉身碎骨,关键是不警戒跌下山崖的兵士还不能喊叫,只能将恐惧憋在心里,留给战友们一个不甘的眼神。

在那个年代,一开端我军与国民党军的实力差距迥异,要想以弱胜强,就必须要用更多的计谋,付出更大的努力,而夜战就是其中一项十分危险但收获也十分高的战役方式。

这就是丁思林的夜袭计划,他向团长提出,让雄师队在正面吸引留心力,而他带着一个连,利用三天的时间,摸到山顶,从上而下地动员进攻。

1934年,红四方面军在川峡地带发展局面一片大好,老蒋看不过去,准备调集重兵围剿。红军不甘逞强,也开始策划反攻,红军认为,攫取青龙观是最合适的,诚然地势峭拔,还有敌军的两个旅重兵把守,但只有攻下这里,我军就能把敌人拦腰切断,而后分而歼之。

说起夜战,我军中有很多善于此道的人物,比喻许世友、韩先楚等人,但要说最喜好夜战并且以此为看家本领的人,还要数一名叫丁思林的战士。

三天后的一个夜里,山顶忽然枪声大作,敌军营垒一片大乱,我军趁势快速冲破敌军防线,敌军被这样的诡异事件震慑得士气大跌,很快就被我军击溃。

夜战是一种奇袭,袭的是敌人的心理盲区。

丁思林,1913年生人,家住湖北红安。17岁时就离开家乡参加红军,刚参军时,他连条枪都拿不到,直到在一次战斗中,他所在的班一起举措,趁着夜色端掉了敌人的一个据点,抢下了一条枪。从此,他尝到了夜战的甜头,“夜老虎”这个名号,也逐渐成为了他的标志。

这种恶劣地形的夜战在行军过程中造成的伤亡是非常令人悲痛的,但如果夜袭成功地摸到了敌人身边,在敌军自以为保险的地方突然发动攻打,这对敌军士气的打击也无比大。夜战主要用于攻坚战,制造混乱,打击士气,实现包夹。但夜战的危险很大,需要最精锐的士兵才华实现夜战的义务。

274团攻打青龙观的战斗开始后,敌军凭借地势以及凶猛的火力,很快就把274团的进攻打了回来。不外274团并不撤退,而是在山底下驻扎了下来,与敌军遥遥相对。敌军也并不惊慌,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凭借充足的弹药跟物资,跟我军对峙一个月也不怕,足以撑到援军到来。